嘉华阅读网

边城人物分析 《边城》中翠翠和顺顺的人物形象分析

日期:2019-12-23 来源:边城人物分析 评论:

[摘要]前言沈从文的中篇小说《边城》,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对于翠翠、老船夫、顺顺、天保、傩送以及杨马兵等人物,他们原始平静的生活方式,淳朴宁静的人生形式,善良豁达的性格特征加之青山秀水的自然 风光,古朴浓烈的民风民俗,无一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洋溢着真...……

前言

沈从文的中篇小说《边城》,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对于翠翠、老船夫、顺顺、天保、傩送以及杨马兵等人物,他们原始平静的生活方式,淳朴宁静的人生形式,善良豁达的性格特征加之青山秀水的自然 风光,古朴浓烈的民风民俗,无一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洋溢着真善美的“边城”小镇,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让我们为这些人物的善良而震颤,为人物的命运而唏噓。

一、翠翠人物形象分析

翠翠是不幸的,从出生就没有得到父母的爱抚,翠翠又是幸运的,她有一个疼她、爱她、娇她、惯她的爷爷。她的父亲——茶峒军人既不愿违背军人的职责,又不愿毁去做军人的选择,她的母亲待腹中小孩生下后,到溪水吃了许多冷水死去了。这样,翠翠的父母双双殉情,乘鹤而去,留下了孤苦无依的翠翠,翠翠在祖父的精心照料下,奇迹般地长大成人。

可以说,翠翠是父母圣洁爱情的结晶,是爱的天使与爱的精灵,同时,翠翠又是大自然的女儿。 翠翠随祖父渐渐长大,她同祖父、黄狗一起守着渡 船,过着无为而又平静的生活。在风和曰丽无人过渡时,翠翠便同祖父一起坐在门前大岩石上晒太阳;或张着耳朵,听祖父说些以前的战争故事;或把小竹做成竖笛,逗在嘴边吹着迎亲送女的曲子。在有人过渡时,翠翠总是争着下船,替祖父把路人渡过溪,从不误事。在过去的十多年里。翠翠的生活就像是那小溪的流水,一直向前,没有大风大浪,没 有太多的波澜。但翠翠的内心是无忧无虑的,曰落而息,曰出而作,仿佛这种平静的生活将永远继续下去。慢慢的翠翠长大了,由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 娘成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大姑娘了。“或采一把野花缚在头上,独自装扮新娘子”。随着年龄的渐增,翠翠开始有自己的心事了。而且少女的心事是朦胧的,不可捉摸的,这就使翠翠心灵里平静的湖面上泛起一圈圈涟漪。翠翠开始编织她爱情的花环,开始品尝孤独的滋味,开始体验那少女春情初萌而又茫然无依,说不清道不明的凄楚与忧郁。”黄昏来时,翠翠坐在家中屋后白塔下,看天空被夕阳烧成桃花色的薄云,听着渡口飘来生意人那杂乱的声音有些几薄薄的凄凉。”于是,翠翠开始了一场与傩送之间尚未真正开始而又仓促结束的朦胧的爱情历程,也正是这场无始无终的爱情最终导致了她爱情的悲剧。“悲剧的开头常常是喜剧”(莎士比亚)又一次在翠翠身上得到验证。

纵观翠翠生命的轨迹,我们不得不承认翠翠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在她稚嫩柔弱的双肩上承载着太多的悲剧,那么造成翠翠悲剧的原因是什么呢?笔者认为主要有两点是性格的悲剧。俗话 说得好“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在翠翠身上也有所体现。翠翠的性格中有坚强的一面,但总体上她可 以归入林黛玉一类中去:善良懦弱、娇羞矜持。对于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不是去积极主动地争取,而是把它深埋在心里,不让它表现出来。有时甚至表现出相反的方面,一切等待别人来安排,具有这种性 格的人,常会在不自觉中错过许多本应属于自己的机会。翠翠的这种性格在她的爱情悲剧中表现的最为明显。在她与傩送那段朦胧的爱情历程中,其实翠翠有很多机会对傩送表白,但都被她在欲说还羞中当面错过了。这样,她也就与自己一生的幸福失之交臂。殊不知,人生中的很多机会就像那人参树上的人参果一样,一旦从手中滑落,就再也找不回来了。二是命运的悲剧,翠翠命运的悲剧表现在爱情中的不凑巧。这不禁使我想起古希腊悲剧《俄低浦斯王》剧中人物俄低浦斯王那无可逃避的悲剧命运,让人想来心有余悸。在翠翠的爱情故事中, 翠翠温柔而多情,傩送勇敢而俊逸,英雄配美人,他 们两人本来是天生的一对。实际上,他们两个也确实是两情相悦,一见钟情,从第一次见面,两个人都给彼此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埋下了爱情的种子。这样的爱情如果顺利的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 经典爱情是很容易变成现实的。但事情是那么的不凑巧,命运好像给他们开了一个玩笑。天保和傩送兄弟两个同时爱上了翠翠,天保走“车路”遭拒绝后下辰州恰好被淹死。傩送在“对溪高崖上唱了大 半夜歌。”但翠翠恰好睡着了。傩送因哥哥死去,又得不到翠翠的理会,也坐船下了桃源。正在这时。 老船夫又死了。可以说是这一串的不凑巧直接导致了翠翠爱情的悲剧,但这种种“不凑巧”只是别面 的现象,是人的力量所不能支配的,因此,我们常常把它称为命运的力量,受命运控制的悲剧称为命运的悲剧,翠翠的爱情悲剧当属此类。

其次,翠翠命运的悲剧还表现在它的传递性上。如果翠翠的仅仅表现在她个人身上,作为一个偶然性我们还可以理解和原谅,但翠翠的悲剧可以上溯到她的母亲、 祖父身上,善良的祖父是悲剧,年轻的母亲作为祖父唯一的女儿殉情而死是悲剧。由此可见人生的悲剧在这一家三代中传递着。细细想来这是多么可怕的命运!

边城人物分析 《边城》中翠翠和顺顺的人物形象分析

《边城》中的黄狗虽是牲灵,有“离不得屋”、依傍主人的自然天性,但更多的时候,黄狗则极具“人”的特质,像是祖孙二人的亲人与伙伴。

这一部分是故事的高潮和结尾了。两个互相爱着的人却不能在一起的故事听得多了,却还是忍不住唏嘘。故事结尾,我推测傩送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对翠翠的感情也淡了许多。那份义无反顾,自是再也找不到了。相反地,翠翠对傩送的感情却在傩送离开后浓烈起来,一发不可收拾。这便造成了两人的爱情悲剧。

文中摘录:“翠翠同她的祖父,也看过这样的热闹,留下一个热闹的印象,但这印象不知道为什么原因,总不如那个端午所经过的事情甜而美。”

傩送对翠翠的爱自是不用说。可天保的不幸发生后,他的心中被愧疚和悔恨占据了,同时还误会是老船夫害死哥哥的,因此对老船夫多了一些成见。再因为顺顺不愿翠翠做傩送的媳妇,傩送本人也没有再多意愿和办法去战胜这些阻挠了。

兄弟两人唱歌“决斗”,他却因为自己先提了亲,“作哥哥的走车路占了先”,一定要弟弟先唱;弟弟“一开口”,他知道自己不是“敌手”,就很大度地成全了弟弟,充分表现了他的手足之情。后来他外出闯滩,既是为了弟弟的幸福,也是为了消解自己心中的失望和难过,“好忘却了上面的一切”。最后意外遇难,可以说他是为了亲情和爱情而死。

无可否认的是,傩送和天保对翠翠都是有情的,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这样的爱情悲剧发生,不由得让人感叹命运弄人。果然一个人的出场顺序真的是很重要的,“陪你一醉方休的人注定不能送你回家”。我不禁想:如果傩送早一点提亲…天保早一点放弃…翠翠早一点说出心中的感情…是不是结局就会有些不一样呢?罢了罢了,这些不过只是我在悲剧发生之后的臆想而已。早一点珍惜现在,把握住眼前的感情,才能阻止悲剧的重演。

二、船总顺顺人物形象分析

顺顺有着不平凡的经历,他曾在前清的营伍里混过曰子,革命时又在著名的陆军四十九标做过什 长,和他一起混过事的,有升官发财的,也有丢掉脑袋的,他却因有点腿疯痛,回到家乡,用自己的积蓄买了一条白木船。不久,他又交了桃花运,找了一个小寡妇,由于运气好,他有了几只船,又有了两个儿子,真是时来运转。尽管顺顺事业爱情十分顺利,但他是一个大方洒脱之人,故凡因船失事破产的船家、过路的退伍士兵、游学文人,到了这个地方,闻名求助的莫不尽力帮助。顺顺不仅乐善好施,而且教子有方,他让他们兄弟两个“学贸易,学应酬,学习到一个新的地方去生活”,“学的做人的勇气和义气”。教育的结果是他两个儿子“皆结实如老虎,却又和气亲人,不骄惰,不浮华”。

顺顺的性格虽然豁达开朗,但天保的死“却用 一个凄凉的印象,镶嵌到父子心中”。因此当老船夫找他撮合傩送和翠翠的婚事时,尽管他心里什么都明白,但他故意装作什么都不明白,推诿老船夫。 在顺顺的心里一直认为天保的死“与这老而好事的船夫有关”。虽老船夫每次进城,顺顺都和以前一样热情款待,但他和老船夫的内心已有了一层无形的隔膜。

老船夫死后,顺顺带着一个人“抗一口袋米,一坛酒,火腿猪肉”,并安慰翠翠“不要愁,一切有我”。 他亲自参加了老船夫的葬礼,还想把翠翠接回家里去住,可见对于老船夫的死,顺顺也感到非常的难过,并且尽了作为一个老朋友应尽的义务。

顺顺正直率真、乐于助人、慷慨大方,也是作者美好人性的代表。但他身上也具有悲剧色彩,他中年丧子,尤其是善良人误会的悲剧,即顺顺对老船夫的误会。翠翠的婚姻之所以从开始的喜剧演变成最后的悲剧,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善良人之间的误会、猜疑,这也正揭示了一个人人都难以逃脱的平实的悲剧——人在根本上是无法沟通的。翠翠与傩送的婚姻在某种程度上就被阻隔在这人与人之间的“空白”中。这发生在善良人之间的、弥天盖地无处不在无以逃避的悲剧才是人生最大的悲 剧。唯其平实,才使它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细细品来,催人泪下,尽管作者总是在温柔地诉说,试图冲淡它。

沈从文边城傩送 浅谈“沟通”的重要性

黄狗是祖孙二人的玩伴与听众。“祖父同翠翠坐在门前大岩石上晒太阳时,或把一段木头从高处向水中抛去,唆使身边黄狗自岩石高处跃下,把木头衔回来”。“闲暇时间,翠翠与黄狗皆张着耳朵。听祖父说些城中多年以前的战争故事”。

这一part是纯爱部分。翠翠和傩送互相产生好感,体现了青年男女之间纯洁不掺杂质的感情。

“翠翠到河下时,小小的心腔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分明的东西。是烦恼吧,不是!是快乐吧,不,有什么事情使这个女孩子快乐呢?是生气了吧,––––是的,她当真仿佛觉得自己是在生一个人的气,又像是在生自己的气。”

[1]沈从文著:沈从文小说精选(名师解读释疑学生版):南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12.7.第332-423页

翠翠此时正属于情窦初开的年纪,偶遇傩送,对一个陌生的男子产生了好感,使她乱了心绪。这也难怪,翠翠平时住得比较偏远,没什么机会接触城里人和同龄异性,遇到帅气的傩送,还如此优秀,不仅是潜水高手,还对自己关怀备至,自然容易心动。

翠翠此时已经明白自己自己爱上了傩送,因此她总是想着那个端午发生的事情。同时她得知王员外想把女儿许配给傩送后产生了生气的情绪(上面的第二条文中摘录),根据她的这些表现来看,可以合理推断为“吃醋”。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bcidsports.com 嘉华阅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