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华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旅游

大美成都,石板铺路,青竹翠绿,我在杜甫草堂感受千年诗韵

日期:2019-11-29 来源: 评论:

[摘要]十月里,我们一行几人冒着朦朦细雨,前往闻名中外的成都杜甫草堂参观。有道是:“万里桥西有草堂,百花潭上水沧浪。”想当年杜甫饱经战乱之苦,逃到成都。在朋友的资助下,在成都郊外的浣花溪畔盖了一间草堂,妻子儿女同聚一处,生活暂时得到了安宁,重新获得...……

十月里,我们一行几人冒着朦朦细雨,前往闻名中外的成都杜甫草堂参观。有道是:“万里桥西有草堂,百花潭上水沧浪。”想当年杜甫饱经战乱之苦,逃到成都。

在朋友的资助下,在成都郊外的浣花溪畔盖了一间草堂,妻子儿女同聚一处,生活暂时得到了安宁,重新获得了天伦之乐。欣慰之余,诗兴大发,做《狂夫》一首,以释情怀。今日到此一游,我倒要看看当年他与“老妻画纸为棋局, 稚子敲针作钓钩”的地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所在。

由于不熟悉情况,出租车司机虽然很热情,但我们被送到了草堂纪念馆的北门。进门看了听秋轩以后才发现,我们应当从西门进入游览顺序才对。我们几个研究了一下游览图,决定就从听秋轩开始,沿着中轴线开始游览。

细雨打着竹叶沙沙地响,这“听秋轩”之名恐怕就是这样来的吧。纪念馆里绿树遮天,小径幽幽。在闹闹的大都市,这里真是个幽静所在。走不多远便是“工部祠”。工部祠是草堂建筑群最后一重建筑,门匾是叶圣陶先生的手迹。

祠中供有杜甫塑像一座。杜甫闲居于此,却心存国恨,不忘忠君爱国,苦读愁吟,留下不少千古佳作。中学学过他的大部分诗歌,大都是在成都期间所作。“锦水春风公占却,草堂人曰我归来。” 哎,世人只赞你诗才盖世,尊为“诗圣”,却少有人读懂你内心的苦闷呀!

出了工部祠就是“柴门”了。柴门也就是杜甫家的院门。他在“野老篱边江岸回,柴门不正逐江开。”中所说的柴门就是这个门。这个门在他的别的诗歌里也有出现。看来柴门虽然简陋,却为他带来不少欢乐和诗性。

柴门外有一小溪,溪上有石桥。桥边多是桂花树和青竹。走在桥上,听着雨声,水声,看着竹子桂花,心情大为舒畅。难怪杜甫在此安居,这可真是个诗情画意的好地方呀!

过了石桥,就是史诗堂。史诗堂是草堂第三重建筑,也是主体建筑。正中是杜甫半身雕像。雕像面色沧桑古朴,让人感到有一股忧郁之气。真是“诗圣著千秋,草堂留仙世”呀!

史诗堂前面是大廨。“廨”是官署的意思。其实这不是杜甫的办公地点,只是为了纪念他而命名的。中国人纪念先人大都以他们做过的官职来命名纪念物。无论官职大小,有官名就用。

现在的纪念馆最多是某某人旧居之类,绝无他的大小官职称谓,这是一大进步吧!大廨正中有一杜甫全身坐像。青铜像飘逸修长,儒雅之气迎面而来。

过了大廨,有一石拱桥。桥跨一溪,名叫浣花溪。溪水婉转流遍全园,是草堂灵气之所在。过了石拱桥就是正门了。看过影壁,我们按图指引左转前行继续游览。

但见浣花溪畔,石板铺路,青竹翠绿,樟树高大。微风徐徐,细雨沙沙,幽静灵动之韵味不由得想起杜甫的诗“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真是恰到好处,写尽意境。

路过梅园,因维修而不得入。再往前便到杜甫千诗碑林,时间关系不能仔细品味,加上有参加诗词朗诵大会的一大群人挤在走廊之中,我们便继续向前游览。

过溪正对一高楼,名曰“万佛楼”。“上善之缘”、“心生万福”两个匾牌算是佛家的禅道吧! 楼依旧是上不去的。楼周围的走廊上几个身着白衣的老人伴随着悠悠地筝曲,气定神闲地打着太极拳。他们和这楼、这树、这溪、这雨构成了一幅和谐的美画。

再往前走浣花祠,草堂寺都在维修,不得而入。便径直向前而去。

这条小道,红墙绿竹,蜿蜒曲折。看了路碑,才知这就是杜甫笔下的“花径”。诗人有诗吟到:“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沿小径向前,看见盆景园。可惜已到深秋,一片枯枝黄叶,衰败不堪。不忍看,恐伤心绪,便过园而去。

左转右转,又过花溪。亭阁孤立,碧水青青。此时雨住了。我们收伞进亭,临水看景,溪水在此形成一小湖。湖中荷花虽是残败,却另有一番秋韵。好几群锦鲤游来游去,五色斑斓,和碧水一映,甚是好看。湖边银杏树叶开始泛黄,硕硕白果压的枝头下垂。

看到对岸一片鲜花,便出亭,沿着湖中碎石小堤曲折前行。走到对岸,发现之一片鲜花原是木芙蓉花。花有五色,十分繁华,绚丽夺目,在这深秋的院子里,可真是惹火,独领风骚。不知当年杜甫所吟:“黄四娘家花满溪,千朵万朵压枝低。”是不是就是这里了?

过了湖便是唐代遗址。唐代遗址是当年修建下水道时发现的草堂遗址,是草堂存在的有力证据。纪念馆修得还算可以,不过参观遗址的人并不多。

再往前便是茅屋旧址了。一个简单的茅草木门楼,一个以竹篱围成的小院,三间破旧的茅草屋就是旧居的全部了。院内有“药圃”和一眼小井。石凳石桌随意散放在偏堂亭。茅屋内客厅,书房与卧室,以及厨房一应俱全。一派农家生活的模样,村野之气尽现。诗人当年仙居在此,写下了许多名句佳作,抒发爱国忧民情怀,流芳千古。

茅屋外不远处有一茅草亭。茅草亭内立一石碑,碑书:“少陵草堂”。看介绍是清代一个王爷的手迹。看到这“少陵”二字,我不禁感慨万端:杜甫祖籍陕西西安少陵塬,生于河南。少年时便才华出众,青年浪荡江湖,为得朝廷所用费尽心思,终有所得,却不甚满意。

中年以后,仕途坎坷,饱受“安史之乱”祸苦,流离于川湘,最终病逝于岳阳一小船之上。一生穷困,甚至儿子都被饿死。他命运坎坷悲苦,人生失意,死后却得后世推崇,真是莫大的讽刺呀!仔细想来,古今国外,好多名人不都这样吗?生时不得意,死后却风光十足。比如孔子、梵高等等。这可真实世界的悲哀呀!

终南山下也有一个草堂,而且“草堂烟雾”还是关中八景之一。只可惜我还没去过。虽然那个草堂和杜甫没有任何关系,可我还是想对比两个草堂的差异。回去以后,一定找时间去看一下户县草堂。在草堂香炉之前上根香,让香之烟气扶摇直上蓝天,顺着北风越过秦岭巴山,飘到这里。在这里抚慰杜甫的悲苦忧愁之心。

草堂,秋风细雨里,我看过你。

别了,记得我曾经来过,草堂!

简介

郑凡涛,笔名海岸线,1971年11月出生,陕西咸阳人。从事管理工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bcidsports.com 嘉华阅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