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华阅读网

2019年全面放开三胎 2019年专家称生育政策全面放开

日期:2019-12-24 来源:2019年全面放开三胎 评论:

[摘要]2018年刚刚过去,全年新生儿数量跌破1500万几无悬念,而这已是全面放开二胎的第三年。面对不升反降的新生儿数量,2019年的生育政策又该何去何从?“2019年,生育政策大概率会全面放开。首先,2018年全国出生人口显著下降,这是全面二孩政...……

2018年刚刚过去,全年新生儿数量跌破1500万几无悬念,而这已是全面放开二胎的第三年。面对不升反降的新生儿数量,2019年的生育政策又该何去何从?

“2019年,生育政策大概率会全面放开。首先,2018年全国出生人口显著下降,这是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出生人口连续两年下降。由于育龄妇女人数持续减少以及人们的生育意愿普遍低迷等原因,预计未来几年我国出生人口将会持续减少,因此,限制生育的主要理由已不存在;其次,到2019年3月底之前,各地的计划生育部门将被陆续撤销。”1月4日,长期研究人口与生育问题的专家何亚福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国家卫健委已经撤销了与计划生育相关的机构,各省级的卫计委也已改组为卫健委,但到目前为止,仍然存在地市级和县级的卫生和计划生育局。

按照中央要求,地方机构改革全部任务在2019年3月底前基本完成。届时,各地的卫生和计划生育机构也将改组为卫生健康机构,在机构名称上删除“计划生育”。

需要指出的是,何亚福提及的全面放开生育,并不意味着“计划生育”一词就此完全消失。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人口与未来”网站联合创始人黄文政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同样表示,2019年的生育政策大概率会放开,因为实在没有什么理由继续拖延了。

人口面临负增长危机

在全面二胎政策实施的2015年,曾有专家预测,全面开放二孩后会造成“婴儿潮”现象,甚至建议要做好抑制人口增长过快的准备。不过这些担心似乎是多余的,现实情况是,“呈井喷式的上涨”不但没有出现,生育率反而出现了逐年下降的趋势。

“虽然,官方至今也没公布全国的新生儿数据,但通过部分地方公布的数据来看,2018年的出生人口比去年依然有所减少。”黄文政预测,从各地出生人口的同比下降数据来看,2018年出生人口很可能跌破1500万,甚至跌至1400万左右的水平。

记者梳理数据发现,2017年全国生育率最高的山东,在2018年上半年多地出生人口下降。以烟台为例,当地卫计委数字显示,烟台2018年上半年出生26902人,同比下降16%左右。宁波市卫生计生委发布2018年户籍人口出生预报显示,预计2018年宁波市户籍人口出生数为4.4万人左右,与2017年同期相比减少0.9万人左右,降幅为16.98%,其中二孩降幅明显。

同时,青岛市政府近期发布数据显示,预计2018年青岛户籍人口出生在9万人左右,降幅明显,其中1-11月出生人口下降21.1%,二孩出生数下降29%。

除此之外,江苏、贵州、天津、山东、湖北等出生人口数量同比也有下降。

那么,如果中国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一个妇女一生生育的孩子)的水平,有专家预测,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出现。

不过,近期国家卫生健康委直属单位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表示,根据人口监测数据来看,2018年出生人口中二孩占比依然是最多的,大约在50%左右,依然比一孩出生占比高,也就是说2018年出生人口主体依然是二孩出生,而不是一孩出生。

2019年全面放开三胎 2019年专家称生育政策全面放开

5 全面放开生育并鼓励生育势在必行、刻不容缓

第四十九条规定:“夫妻双方都有计划生育的义务。”

事实上,在国际上,“计划生育”的原本意义是家庭计划而不是政府计划。当今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计划生育组织,但这些国家的人民都享有生育自由。例如,2018年9月,美籍华人利安娜·文博士被任命为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新任主席。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与中国以前的计生委有本质区别。

毫无疑问,我支持全面生育和鼓励生育的政策,但反对强迫政策(无论是强制性的、强制性的还是强制性的)。工作之间的差异

虽然,部分地区“二孩”出生量超过“一孩”,但是,我国仍处于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人口再生产类型,生育政策调整直接影响出生人口的数量,对人口总量和结构的影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生育政策何时全面放开依然待解。同时,受育龄妇女快速下降的影响,中国人口负增长时代正在提前到来。那么,2019年生育政策究竟该何去何从?

从现实看,教育问题、时间精力成本、房价是限制生育的三大因素。根据我们近日在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平台的2.7万人调查,教育是影响生育行为的第一大因素,有79.5%的人选择。教育的问题一方面是费用高,比如公立幼儿园供给严重不足,家庭被迫选择费用较高的私立幼儿园。根据教育部数据,由于公立幼儿园数量大幅缩减,1997-2017年中国公立幼儿园在读人数比例从95%降至44%。另一方面是费心,比如孩子上学放学时间造成的接送问题、辅导功课问题,部分学校把“家庭作业变成家长作业”等。第二大因素是时间精力问题,有77.7%的人选择,包括没人带孩子、担心影响工作等。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统计,1990-2017年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15岁及以上)从73.2%降至61.5%,下降11.7个百分点,虽在全球仍然处于较高水平,但与男性女劳动参与率的差距从11.6个百分点扩大到14.6个百分点,一定程度上表明职场性别歧视加大,这使得女性越来越不愿生育。第三大因素是房价,有73.9%的人选择。随着房价快速攀升,居民债务压力快速上升,2004-2017年房贷收入(居民房贷余额/可支配收入)比从17%增至44%,带动居民债务收入比(居民债务余额/可支配收入)从29%增至80%。此外,还有58.6%的人选择医疗费用高,42.9%有选择养老负担重。

另一方面,加快构建生育支持体系,大力鼓励生育。根据本次生育调查,发放经济补贴、增加托幼服务成为民众最希望享有的鼓励生育政策,分别有81.5%、72.4%的人选择。2013年OECD国家家庭福利开支与GDP的比例平均约2.4%。OECD国家0-2岁平均入托率为34.2%,一般0-2岁入托率越高,生育水平越高,中国0-3岁入托率仅为4.1%。此外,保障并延长女性生育假、加强女性就业权益保障、鼓励男性更多参与育儿、增加个税抵扣等政策也有半数左右的人选择。

虽然第二十五看起来乍看之下是合理的,但“人口增长适应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是不对的吗?但是,从以人为本的角度看,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应该适应人口的增长,而不是相反。

他预测,2018年的二孩总和生育率依然不低,出生人口规模在1500万-1600万之间。不过,该数据依然比2017年1723万的出生人口减少100万以上。

生育政策全面放开是大概率

虽然,部分地区“二孩”出生量超过“一孩”,但是,我国仍处于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人口再生产类型,生育政策调整直接影响出生人口的数量,对人口总量和结构的影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生育政策何时全面放开依然待解。同时,受育龄妇女快速下降的影响,中国人口负增长时代正在提前到来。那么,2019年生育政策究竟该何去何从?

“2019年,生育政策有很大概率会全面放开。”何亚福表示,全面放开生育之后,仍有可能存在所谓的“计划生育”服务,只不过那时的“计划生育”是与国际接轨,回归计划生育的本来意义,也就是提供自愿的避孕节育和生育健康服务,而不是处罚多生孩子的家庭。

事实上,在国际上,“计划生育”的原本意义是家庭计划而不是政府计划。当今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计划生育组织,但这些国家的人民都享有生育自由。例如,2018年9月,美籍华人利安娜·文博士被任命为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新任主席。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与中国以前的计生委有本质区别。

而就在1月3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光华思想力”宏观经济预测课题组发布报告《2019年中国经济展望》,对全年经济形势进行了分析和预测。其中表示,中国总和生育率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低于更替水平,最悲观的估计认为我国近年来总和生育率只有1.1-1.2左右,成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尽管近些年计划生育政策有所放松,但人口和劳动力老龄化加深的趋势不会改变。2017年中国劳动力总量已经转为下降,2018年上半年部分地区出生人口下降超过10%。

就此,课题组预计,这两年就业人口也会转为下降,2019年政府有望全面放开计划生育政策,但不改劳动力下降的整体趋势,未来30年适龄劳动力将下降1.5亿以上。

为此,从长远来讲,黄文政依然表示,生育愿望从来就不应该受到控制,应该让生育权重新回到家庭。

不过,黄匡时表示,我国即将进入14亿人口的新时代,人口多的基本国情将伴随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全过程。随着人口素质提升,科技进步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人口承载力和抚养能力会不断提升,相对于“十三五”时期平均出生1600多万的出生人口规模,年度出生人口波动或减少50万、100万乃至200万,都是正常的波动,都不会影响我国的人口总体安全。

计划生育全面放开 影响有多大

我们建议,立即全面放开并鼓励生育,坚决摒弃人口是负担观念,更加以人为本,加快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拯救渐行渐近的人口结构性危机。

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第五次全体会议和2015届2013届会议第五次全体会议决定实行单独的两个孩子和两个孩子的政策。据媒体报道,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将于2018年1月召开。主要议程是“讨论和研究修改宪法部分的提案”。

4)信号四:人民日报发文《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2018年8月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历数出生率低下对经济社会的影响,且称“生娃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也是国家大事”。

2)人口负增长时代即将来临,最快将出现在2024年。《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假定2020-2030年总和生育率为1.8(按照目前趋势不可能实现),预测中国人口将在2030年前后见顶,峰值为14.5亿人。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7)》预测中国人口峰值在2021-2044年出现,其中有7个方案预测的峰值在2032年及之前。无变动方案和固定生育率方案对未来总和生育率假设均为1.60,比较接近现实,预测的人口峰值分别出现在2023、2026年,峰值分别为14.2亿、14.3亿人。

首先,三个孩子得到了自由化,三个孩子政策仍然属于计划生育政策。但我不认为这是很可能的,因为现在很少有夫妇愿意生产三多个孩子。三个孩子与全面实行生育自由化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同时,青岛市政府近期发布数据显示,预计2018年青岛户籍人口出生在9万人左右,降幅明显,其中1-11月出生人口下降21.1%,二孩出生数下降29%。

生育率下降是经济社会发展必然。根据驱动生育率下降主导因素的变化,可将人类历史划分为四个阶段:一是高死亡率驱动阶段,人们需要以高生育率抗衡高死亡率从而保证收益最大化,总和生育率多在6以上。二是死亡率下降驱动阶段,人们认识到低生育率也能保证收益最大化,总和生育率从6以上降到3左右。三是功利性生育消退阶段,人们的生育行为更接近情感需求,并重视子女质量提升,总和生育率大致从3降到2左右。四是成本约束的低生育率阶段,总和生育率降至更替水平2以下,低于意愿生育水平。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bcidsports.com 嘉华阅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