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华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真没想到!著名的北京东路“五金一条街”已经变成了这样…

日期:2020-01-03 来源: 评论:

[摘要]距离黄浦剧场不足百米,一家开张不久的小型酒店里,晚归的客人络绎不绝。距离黄浦剧场二三百米,微更新后的宏兴里,拥有了卫生淋浴设施的住户,一天劳碌后,清水洗尘。北京东路宏兴里内绿意盎然,布置小巧精美。周馨摄(下同)3年间,北京东路发生了不少变化...……

距离黄浦剧场不足百米,一家开张不久的小型酒店里,晚归的客人络绎不绝。

距离黄浦剧场二三百米,微更新后的宏兴里,拥有了卫生淋浴设施的住户,一天劳碌后,清水洗尘。

北京东路宏兴里内绿意盎然,布置小巧精美。周馨摄(下同)

3年间,北京东路发生了不少变化,曾经喧嚣的五金铺子日益稀疏,曾经少见的超市、小型酒店、咖啡店渐次萌芽,更有回归后的黄浦剧场近悦远来。微更新、产业转型、文化品牌、夜间经济,当所有的时髦时尚都汇聚此间,曾经的五金一条街,活出了活色生香的烟火气,还有家底深厚的文化味。

宏兴里

从微更新到微治理

清晨,站在北京东路850号宏兴里大门口,放眼望去,悠长弄堂绿荫如盖,牵牛花爬满红砖墙,阳光透过葡萄藤,洒下一路光影斑驳。

北京东路贵州小区

宏兴里在贵州社区。北京路、西藏路、厦门路、浙江中路,围出一片老弄堂,就成了贵州社区,二级旧里石库门老弄堂里,上百岁的房子,不稀罕。贵州社区隶属南京东路街道,全上海730万方风貌保护街坊,南京东路街道就有80万方,大量是上世纪20和30年代的老旧里弄,住房成套率不足30%,7000多户居民要拎马桶、外来人口高密度化、常驻人口高龄化、商居高混合化,“三高”考验着民生保障、环境卫生和安全稳定,一系列治理难题交织,社区均衡发展要求强烈。微更新,要想让居住环境持续改善,就需要改变治理方式,否则,即便居住条件一时改善,也难以持续。

于是,过去3年,南京东路街道经历了从微更新到微治理的新探索,贵州社区就是试点。“改善社区环境,居民主动清理楼道堆物,腾出空间用于实施改造,打造楼幢内的公共客堂间、公共厨房、公共浴室和公共洗衣房,然后,居民自我协商定好公约,更新后的公共设施怎么使用怎么维护,责任清楚。”贵州社区党总支书记方皖瑾说。

北京东路贵州小区

老房子,从微更新到微治理,安全、有序,是最低要求,美好、温馨,才是高标准。百年历史,积淀深厚,贵州社区过日子,更有自己特别的过法。曾经,贵州社区有个灯光夜市,老弄堂里辟出一块地方,一到晚间,灯火通明,修雨伞的、修鞋子的、修小家电的,都来亮手艺,来亮手艺的,也都是社区志愿者。后来,不少老住户搬离了老弄堂,夜市不再,但老弄堂的温情,没断。弄堂里,楼梯口转角处的小花小草,是居民养护的,我爱我家,花花草草,打扮起来。因为微更新,弄堂绿化更丰富了,地面到屋顶,垂直绿化,盛夏也清凉,打理这片清凉的,还是社区志愿者。

这两三年里,贵州社区住户发生了不少变化,不少五金铺子的店主纷纷搬离,从事餐饮业服务业的人员纷纷搬进,还有,因为居住环境改善,老居民从别处搬回来。人口结构的变化,是微更新升级为微治理的结果,更是这条街正在变迁的缩影。别处先不说,单单宏兴里正门两侧的五金铺子,不见了,从宏兴里到黄浦剧场一侧300米内,如今只剩了一家小五金店。五金铺子不见了,小型酒店、南北干货全国土特产海淘超市、家居环保产业店、便利店、牛面面馆、咖啡店、奶茶店,一个个都冒出来出来,成了宏兴里的新芳邻。

新业态

搭上“夜间经济”的生意经

正午,北京东路798号淳欣超市里,店长张培强正在招呼年轻的店员们打理货品,午休时间附近楼宇里的年轻白领们会来买水买冷饮,毕竟,淳欣是这条街上第一家综合型连锁超市。去年11月,超市开张,日用百货,南北干货、海淘美食、蔬菜肉类,一应俱全,贵州社区也因此结束了没有菜场的历史。

五金一条街,是北京东路的老黄历。市场总是最敏感的,什么地方能开什么店,都有生意经。贵州社区的新芳邻们,都是这条街上的新业态,市场的敏锐嗅觉聚合出新业态的生态群。

北京东路贵州小区

800平方米的超市原本是五金店,股东之一潘祖强来自浙江,1988年就成了北京东路五金一条街的一份子,开了30年五金店,读了MBA,他专门写了论文,分析五金一条街的来龙去脉。当一张五金柜台月租1万元已成历史,当送货的卡车挤满一条街已成历史,北京东路该往何处去?这条街,毗邻南京路,有历史有家底,不能固步自封,要努力搭上产业结构调整的快车。

“夜间经济“的核心关键是什么?是因地制宜发掘区域潜力,满足需求创造需求,拉动消费繁荣市场。北京东路有历史有特色,就该走“生活路”走“旅游文化路”。

产业升级前的北京东路“五金一条街”。刘歆摄

店长张培强来自福建,微信名“大浪淘金”,他相信,市场会“大浪淘金”,五金是历史,开超市,满足居民日常生活需求,薄利多销,就会有前途。开业至今,每天2000人次的客流量,早上是“马大嫂”的买菜高峰,晚间是下班的人、来黄浦剧场看戏的人,还有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

超市隔壁,就是同年开业的唯庭酒店,很小,65个房间,全部网上预定,几乎天天客满。店里只提供早餐,午餐晚餐,隔壁的超市啊、牛肉面馆啊,都是客人们的“厨房”。说起这条街的新业态,前台接待员小赵和小岳笑嘻嘻,隔壁奶茶店也要开了,这条街上就差一个花店了。

曾经的五金一条街如今也引入了一些超市

为啥店里总是客满?外滩、南京路步行街,名声太响了,酒店到南京路只有500米,到地铁站也是500米;客人大多是来旅游的,也有例外,比如,来黄浦剧场看戏或演戏的。小赵和小岳你一句我一句,说起有次在剧场看戏,台上一位演出嘉宾看着眼熟,哎呀,那不是入住酒店的客人嘛!

黄浦剧场

有活力有记忆独树一帜

夜色里,璀璨灯火映照着86岁的黄浦剧场。进入2019国际原版戏剧展映季,从《堂·吉柯德》、《胡桃夹子》、《亨利五世》到《安娜·卡列尼那》,场场都是好戏。

2016年重新开张至今,这家“耄耋剧场”有什么成绩,可圈可点?“有!我们的高清剧目,大多来自英国皇家歌剧院、莫斯科大剧院的现场高清影像呈现,去年高清剧目数创下了上海第一,全国前三。”黄浦剧场负责人郁飞说,因为有特色有活力有文化记忆,黄浦剧场的发展模式独树一帜。

黄浦剧场

1933年,在北京东路贵州路口,毗邻南京路的黄金地段,出现了一家金城大剧院。此后,金城大剧院出手不凡——《渔光曲》《风云儿女》等一系列优秀国产影片都在这里首映。由此,金城大剧院得了“国片之宫”的美名,堪称沪上剧院翘楚。

1935年,“国片之宫”迎来了最辉煌时刻——后来成为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在此唱响,传遍中华大地。

1957年,金城大剧院正式成为上海人民淮剧团演出场地,当年年底,周恩来总理应著名淮剧演员筱文艳邀请,提议剧院更名为“黄浦剧场”并亲笔题名,沿用至今。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各类五金商铺集聚北京东路,黄浦剧场看看左邻右舍,东家、西家都是五金店,剧院的经营也不景气。终于有一天,剧院底楼租给了五金铺子。

各类五金商铺集聚北京东路。刘歆摄

在一座追求卓越的城市里,昆雅黯淡,绝非常态。2016年3月,作为“十三五”期间环人民广场演艺活力区首个启动改造的历史剧场项目,黄浦剧场开始大修,清退底楼五金铺子,回归演出功能。修缮后的黄浦剧场焕然一新。不同于上海大剧院的千人剧场,黄浦剧场楼上楼下两个剧场都属于中小型剧场,专供各类中小型演出。其中,二楼中剧场,常设观众席位495座,新座椅坐上去很舒适,而一楼新增的“黑匣子”剧场,更是别出心裁,力推国际戏剧和原创戏剧,一来是对申城戏剧市场形成有效补充,二来也是要在现有市场格局中形成错位竞争。

黄浦剧场中剧场

3年来,来自英国、美国、德国、加拿大、日本、巴西的多部精彩剧目在此上演,其中包括国际剧目的亚洲首演,以及英国爱丁堡国际艺术节、伦敦国际默剧节、法国艾维尼翁国际艺术节的最新剧目;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最新小剧场作品,也在此间亮相。从光影形体剧、多媒体黑光剧到现代舞剧,“黑匣子”里精彩纷呈。上海,大大小小的剧场影院成百上千,黄浦剧场独树一帜,就是这么不走寻常路。

3年来,400多场戏,黄浦剧场的观众群体遍及长三角和全国各地。打个飞的坐趟高铁,只为来看一场戏。晚了,不急着走,看看夜上海;想要就近住宿,剧场外,服务远道而来的观众们,曾经的“五金一条街”如今做了准备,住宿、餐饮、交通都不是问题——当然,夜上海尽地主之谊,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图文/新民晚报

编辑/黄骞文

转载请注明来自上海黄浦官方微信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bcidsports.com 嘉华阅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