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华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一语成谶,秦武王果然在看过周朝都城后暴死

日期:2019-12-07 来源: 评论:

[摘要]秦武王三年(公元前308年),秦武王嬴荡对左丞相甘茂说:“寡人有个心愿,想乘着垂帷挂幔的车子,通过三川之地,去看一看周朝都城,即使死去也算心满意足了。”甘茂心领神会,便说:“请允许我到魏国,与魏国相约去攻打韩国,并请让向寿辅助我一同前往。...……

秦武王三年(公元前308年),秦武王嬴荡对左丞相甘茂说:“寡人有个心愿,想乘着垂帷挂幔的车子,通过三川之地,去看一看周朝都城,即使死去也算心满意足了。”

甘茂心领神会,便说:“请允许我到魏国,与魏国相约去攻打韩国,并请让向寿辅助我一同前往。”

秦武王应许了甘茂的请求,任命甘茂为统帅,派向寿做副统帅,去攻打韩国的首都新郑(今河南省新郑县)。甘茂率军出发。

部队接近韩国的宜阳(今河南省宜阳县)时,甘茂停止了前进,让部队驻扎下来,然后对向寿说:“您回国吧,把出使的情况报告给武王,就说‘魏国已听从甘茂的主张了,但甘茂希望大王先不要攻打韩国’。事情成功了,全算作您的功劳。”

向寿回国后,按甘茂所教进行了汇报。嬴荡不知道甘茂为什么要停止行动,但向寿又说不出更详细的原因。秦王于是下令把甘茂召回,以便当面问他。

可是秦王等不及甘茂回到咸阳,就自己沿甘茂进兵方向前行,在一个叫息壤的地方停下来等候。

甘茂到达息壤后,秦王问他:“为什么现在不能进兵?”

甘茂说:“韩国的宜阳,虽然名为县城,实际规模却有一个郡那么大,而且城墙很坚固,防守很严密。秦军本来兵力就不够,经过长途行军,已是疲惫之师,而韩国以逸待劳,贸然攻城,只怕不会很顺利。到那时就会有人借机诽谤我,大王一定会相信的。”

秦王说:“你放心进攻吧!要是有人说你坏话,我不会相信的。”

甘茂说:“鲁国有个很贤能又有学问的人叫曾参。一个跟曾参同姓同名的人杀了人,有人跑到那个有学问的曾参家里,告诉他的母亲说,你儿子杀人了。他母亲不相信,只管自己织布。可是,等到第三个人告诉他的母亲时,不由得老人不相信,她扔掉梭子,从后门逃走了。

“我的贤能,比不上曾参,大王对我的信任,比不上曾参母亲对儿子的信任;而到您这里说我坏话的人,又不止三个人。恐怕大王到最后也会相信他们的。

“还有个例子。从前,魏国国君魏斯,指派乐羊攻打中山国,攻了三年才取得胜利。乐羊班师回国后,向魏斯汇报说这次战役如何艰难。魏斯拿出一个小箱子交给乐羊,他打开一看,箱子里全是诬陷他和诽谤他的小报告。

“我一个楚国人,因为大王的信任有幸为秦国做事,但是也得罪了一些人。如果这次我作战不顺利,再加上韩国宰相公仲侈又是我的故交,右丞相嬴疾、左丞相公孙奭肯定会乘机到您这里诬陷我。我知道大王信任我,才让我担当重任。可是他们说得多了,到后来大王一定会听信他们,命令我停止进攻。这样,我们不是违背了对魏国的承诺吗?我也会背上通敌的罪名。”

嬴荡说:“我向你发誓,不听任何人的闲话,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我都支持你到底。我对天立誓,你总放心了吧?”然后,秦王就在息壤向天地立了誓言。

秋季,甘茂率大军包围了宜阳,开始猛攻。可是因为兵力不足,宜阳守军十分顽强,甘茂攻了五个月,也未能攻下来。这时,右丞相嬴疾就到秦王那里说,秦军那么强大,一个小小的宜阳怎么会攻不下来,是不是甘茂在捣鬼?左丞相公孙奭也到秦王面前说:“您太相信甘茂了。一个楚国人,怎么会替秦国拼命呢?”

这样的话听多了,秦王的决心开始动摇,而且开始怀疑起甘茂的忠心来了。他实在不放心,就下令召回甘茂,要他停止进攻,立即撤军。

甘茂回到国都后问秦王:“大王,您知道息壤在哪里吗?”他的意思是说,您忘了您在息壤发的誓言吗?嬴荡猛然醒悟,说:“记得,我当然记得。”

甘茂说:“大王记得就好。如果现在撤军,不但前功尽弃,而且会打击我军士气,助长敌军的威风。那些在我背后说坏话的人,才不管大王会留下食言的名声。”

秦武王庆幸自己没有听信两个丞相的话,随即给甘茂增派援军。部队士气大振。甘茂重新部署兵力,再次发动猛攻,宜阳守军终于顶不住了。

甘茂攻下宜阳后,挥兵直指韩国首都新郑。韩国国君吓坏了,连忙派宰相公仲侈前往秦国,请求缔结和约。

秦武王终于通过了三川之地到了周都洛阳,同大力士任鄙、乌获、孟说直奔周室太庙,往观九鼎。

但秦武王在历史上的名声不好,下场也不好。尤其这次到达周室太庙后,面对九鼎中的雍州鼎,对周天子说,这是我家的,我要带回咸阳。周天子及周朝大臣自然不同意,守鼎官员更是说,每鼎重万斤,无人能举,怎么带走呢?

争强好勇的秦武王不服,让三位大力士上,果然三人也仅仅只是挪动了一下鼎而已。自认为可力拔山河的秦武王于是自己上前举鼎,离地半尺时失力,鼎坠下压断右腿胫骨,血流半夜而亡,满足了他当初“看一看周朝都城,即使死去也算心满意足”的话语。

秦武王没有儿子,异母弟弟嬴稷在燕国做人质。嬴稷的母亲就是著名的楚国芈八子,芈八子异父弟穰侯魏冉从秦惠王、秦武王时起,就担任要职。魏冉一得到秦武王去世的消息,立马控制局面,迎回嬴稷,立为秦昭襄王。秦昭襄王的母亲则被封为宣太后。

因秦昭襄王年幼,宣太后便亲自管理国家,任用魏冉执政。阴谋作乱的诸公子,一一被魏冉镇压下去。凡是与秦昭襄王不和的兄弟,全都被魏冉处死。因受到牵连,惠文后被害死,悼武王后也离开秦国流落到魏国。

这样一来,秦国上层,除了嬴姓王族,就是楚国后族势力了,秦楚之间终于过上一段友好的生活。

当然,这种好日子也没过多少年,秦昭襄王掌握实权后,就开始了再一次地对楚国的进攻,最后还把楚怀王骗过来,客死咸阳。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bcidsports.com 嘉华阅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