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华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情感

精神分析学家亚当·菲利普斯:在今天父母要学会以孩子为师

日期:2019-12-29 来源: 评论:

[摘要]人们对努力吸引眼球者往往心存抵触,亚当·菲利普斯在他的新书里却分析了寻求关注的好处。Hannah Beckerman亚当·菲利普斯在伦敦西区的家中。图片来源:Richard Saker/TheObserver亚当·菲利普斯(Adam Phi...……

人们对努力吸引眼球者往往心存抵触,亚当·菲利普斯在他的新书里却分析了寻求关注的好处。

Hannah Beckerman

亚当·菲利普斯在伦敦西区的家中。图片来源:Richard Saker/TheObserver

亚当·菲利普斯(Adam Phillips)是英国顶尖的精神分析学家和文学批评家之一。他写了20多本关于精神分析、文学和文化的书,涉及的主题从弗洛伊德、唐纳德·W·温尼科特到普鲁斯特、胡迪尼。他是“企鹅现代经典”弗洛伊德系列的主编和约克大学的客座教授。他的新书《寻求关注》(Attention Seeking)讨论了我们寻求关注的表现和原因,以及我们获得关注的方式。

《卫报》:如今许多相互竞争的诉求在争取我们的关注。是什么决定了哪些东西会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亚当·菲利普斯:我觉得是我们碰巧生在这样一个文化和社会结合的时代,它为我们提供了这些素材。显然,我们的父母含蓄又明确地告诉我们应该看哪里,应该听什么,应该如何举止端庄。我们的教育也是如此:教我们如何集中注意力。还有一个未知的因素,你可以称之为遗传或遗传特征。

《卫报》:你认为注意力可能是一种疯狂或上瘾的形式。为什么?

亚当·菲利普斯:我们中有一部分人想要反对自身的发展,而这种发展需要通过主动收缩我们的思维来实现。这就是恐惧或上瘾的表现:注意力的过度集中,尽管它在某种意义上解决了许多问题。因此我们收缩注意力的原因是害怕它浮想联翩带来的未知后果:我们真的不知道它会把我们带到哪儿去。这令人兴奋和激动,却也让人忧虑。

《卫报》:寻求关注者通常名声不佳,但是你说“寻求关注是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为什么?

亚当·菲利普斯:因为我们需要关注,我们通常不知道自己想关注什么,但我们知道自己想从别人那里得到什么。这就是名人文化有趣的原因。因为似乎有一大群人知道他们要什么:可以说是名声,或者称之财富。但是我认为它比看起来更复杂。因为风险是你会得到大量的关注却没有参与感。

《卫报》:这听起来像是对社交媒体的描述。你同意文化焦虑正在侵蚀我们的注意力范围吗?

亚当·菲利普斯:我更喜欢这样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们可能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认真、缓慢、耐心地听、读、看。但我也知道,对很多人——对很多年轻人来说——这是最愚蠢也是最无聊的事情。

《卫报》:你在书中提到应该允许孩子尝试他们的兴趣。如果父母过多地引导孩子的兴趣呢?

亚当·菲利普斯:风险在于孩子必须发展出一个顺从的自我来取悦父母。孩提时代,我们常表现出父母希望我们成为的样子。所以我们面临着一项考验——如何在他们的希望和我们自身的想法之间做出协调。这两者之间总是有矛盾的。风险常常在于孩子纯粹成了父母实现自我理想的对象。

《卫报》:我们能不能给孩子太多的关注,这有什么危险?

亚当·菲利普斯:能。例如,如果我过度保护我的孩子,我会告诉他们,外面一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因此他们需要如此多的保护。另一种类型是父母在孩子的培养上太过直接和苛刻。作为父母,你要让孩子教教你,他们想让你们成为什么样的父母。

《卫报》:文化上有一种倾向,将注意力的丧失等同于道德的丧失,你认为这是真的吗?

亚当·菲利普斯:是的。我认为,为了达到最好的道德水平——为了善待他人——我们必须能够思考,我们必须能够与他们交往,我们必须能够想象他们。你无法一闪念就做到这一点。

《寻求关注》

《卫报》:你指出“宏观思想”会不可避免地限制我们的注意力。这就是英国脱欧辩论变得如此两极化和简单化的原因吗?

亚当·菲利普斯:是的。我认为让很多人满意的正是它的无聊。很多人不知道该怎么思考它,它被表达为一种不满,这是一个巨大的解脱。但是有些人声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实际上却并不知道,这不免让人苦恼。英国脱欧的最大贡献在于,人们开始思索他们想要什么样的政治对话。既然我们已经有了一千次毫无价值的政治对话,那么什么才是有价值的政治对话呢?

《卫报》:你最初对精神分析理论感兴趣是什么时候?

亚当·菲利普斯:大约16岁的时候,我读了荣格的自传《回忆、梦、思考》。我从未听说过精神分析,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生活。温尼科特的《游戏与现实》一出版我就读到了,我真切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工作,那就是儿童分析师。

《卫报》:你小时候最喜欢的书是什么?

亚当·菲利普斯:我没有最喜欢的书。我小时候不是一个书虫。我对自然感兴趣,读了一些关于自然的书。

《卫报》:十多岁的时候,你开始大量读书,你那时候最喜爱的作家有哪些?

亚当·菲利普斯:DH·劳伦斯、TS·艾略特、克里斯托弗·伊舍伍德、华兹华斯、布莱克和济慈。

《卫报》:哪些作家对你自己的写作影响最大?

亚当·菲利普斯:我想在某种程度上,我已经被我所读到的一切所影响。所有的文学都是智慧:它教会你成为怎样的人以及如何生活。

《卫报》:你有没有认为哪本书被高估了?

亚当·菲利普斯:不。我觉得当人们真的爱一本书时,肯定会高估它们。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卫报》:有没有这种情况,一本书摆在你的书架上,人们发现后会感到吃惊?

亚当·菲利普斯:很难回答,因为我不知道人们期望我是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的另一个版本是:这里有没有我不希望人们看到的书,我认为没有。

《卫报》:你有哪些不读的种类吗?

亚当·菲利普斯:我不读侦探小说;我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感兴趣,也不太想知道是谁干的。我不读科幻小说,也不喜欢过于寓言化的东西。

《卫报》:你最近读的一本好书是什么?

亚当·菲利普斯:《了不起的盖茨比》。两周前我重读了一遍。有时候,我只知道我想重读一本书,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而且常常在读完之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它真的很棒——我觉得它十分精彩。

《卫报》:你床头柜上有哪些接下来要读的书?

亚当·菲利普斯:我要重读威廉·詹姆斯的《实用主义》。有一位美国诗人叫雷·阿曼特罗(Rae Armantrout),我刚刚读了她的诗,它们相当不错,所以现在我打算读读她的散文。

亚当·菲利普斯的《寻求关注》已由Penguin出版。

(翻译:鲜林)

来源:卫报

原标题:Psychoanalyst Adam Phillips: ‘Youhave to let your child teach you’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bcidsports.com 嘉华阅读网 版权所有